專業分析世界外交政策,這裏將匯聚有中國最頂尖的國際政治專家,為讀者解讀世界多元格局中的中國立場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17

首先,“所有人性和心理問題”這個説法本身就是不存在的,任何一個靠譜的進化研究者都會承認環境對個體心理特質的影響。實際上,會被後天環境和經驗所影響,這正是人性最最重要的特徵,沒有任何一種動物能像人類這樣如此依賴後天經驗和教育的塑造。
第二,進化的解釋方式確實會強調人類某些心理機制的基因(遺傳)基礎,這並不會成為什麼壞事,發現問題才有利於改變。你的手機壞了怎麼辦?拍一下就能好嗎?一個維修員對手機構造越瞭解,越有把握把它修好。同樣地,人類越瞭解我們某些心理特徵的進化由來,才越有可能改變那些在現代社會已經不合時宜的“心理慣性”。
舉個生物學例子,如果你每天攝入過多糖分,不但會引起糖尿病、高膽固醇,還會讓你變成個不怎麼好看的胖胖。但是,進化科學會告訴你,對糖分的渴望是銘刻在人類基因中的(具體成因就不解釋了),對甜食的偏好沒那麼容易戒斷。瞭解到這一切後,想要減輕甜食的危害,顯然推廣代糖是比呼籲少吃糖更靠譜的做法。
第三,在人類現在的科學水平上,我個人認為“生物決定論”已經是個悖論了,因為對於某種心理特徵,我們要想説它是“生物(或遺傳)決定的”,起碼要先搞懂具體的決定機制,可以一旦清楚了它的作用過程,就意味着其實是可以改變的啊!(儘管可能暫時做不到)。換句話説,只有先“發現”了生物決定論,才能去“改變”生物決定論。
換個角度想想,現代遺傳科學的發展讓我們瞭解了越來越多疾病的先天遺傳性,對於病人來説,這是好事還是壞事?難道發現疾病的遺傳性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差了嗎?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